恒天然“每退一步”,就意味着贝因美“再进一步”。

近日,贝因美(002570.SZ)公告称,第二大股东恒天然减持后,所持股份由5.82%降至2.82%,不仅低于“举牌线”,而且退至第四大股东。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从2019年第三季度至今,恒天然一共发布了6次减持计划,所持贝因美股份从18.82%直线下降至2.82%,合计回笼资金约9.42亿元。如果恒天然持续减持,以当前股价计算,还可套现2.93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恒天然2015年耗资34.64亿元收购贝因美股份,6年后亏损22亿元“离场”。

如今,贝因美预计2020年的净利润为5400万元至800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公司还在《2020年-2024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中表示,产品销售规模要重回行业三甲,成为母婴行业领军企业。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恒天然套现“离场”对贝因美而言,也是一次“重生”的机会。

抵押资产占归母净资产71.5%

2011年4月,带着国内配方奶粉市占率10%左右的份额,头顶“国产奶粉第一股”的光环,贝因美登陆A股。

2014年起,贝因美的业绩急转直下。其中,2016年和2017年甚至连续亏损惨遭戴帽,营业收入分别为27.64亿元和26.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81亿元和-10.57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7.99亿元和-11.39亿元。

“2018年保牌,2019年续命,2020发力。”2020年3月,贝因美董事长包秀飞用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勾勒出公司近三年的发展轮廓。

日前,贝因美公告称,预计2020年的净利润为5400万元至800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公司上年同期亏损1.03亿元。

转危为安的贝因美,立刻立下了一个宏伟的目标。

贝因美在《2020年-2024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中写到,产品销售规模要重回行业三甲,成为母婴行业领军企业。

具体来看,贝因美在段性目标为:第一阶段贝因美要建设以用户数据为核心、产品为基础、数智化驱动的母婴新零售业务模式,产品销售规模重回行业三甲,成为母婴行业领军企业;第二阶段要以数据为驱动,扩展相关产品和服务,合纵连横,构筑母婴生态圈,生态圈营收突破千亿元,成为母婴行业平台企业。

为此,贝因美还不“承认”自己是一家乳企。谢宏在近期的一封公开信中明确:“贝因美并非乳企,我始终认为亲子(家庭)消费领域才是我们的蓝海,坚持走母婴生态圈路线,才是应对互联网化、发挥小贝优势的竞争战略。”

为了进行产业升级和补充流动资金,半年来,贝因美做出了一系列动作。

2020年8月,贝因美公告称,拟定增募资不超过12亿元,用于年产2万吨配方奶粉及区域配送中心项目、新零售终端赋能项目、企业数智化信息系统升级项目、贝因美精准营养技术及产业研发平台升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2021年1月7日,贝因美发布公告,拟抵押在建工程、土地、厂房、建筑物、机器设备等共计12.07 亿元资产向银行贷款。本次抵押资产占贝因美归母净资产的71.5%。

同日,贝因美还发布了关于向银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的公告,拟向银行申请借款、开立银行承兑汇票等总计不超过20.8亿元的综合授信。

2021年1月4日,贝因美集团还将其所持有的5500万股以每股5.49元价格,转让给了拥有国资背景的宁波信达华建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成交价3.02亿元。

恒天然已套现9.42亿

“在恒天然主动退出之后,贝因美在董事会层面上的决策效率得到了显著提高,业绩也在全面复苏之中,并迅速获得了‘国资’的入驻。”

这是外界对恒天然不断减持的一句评价,透露出与贝因美与恒天然之间的恩怨。

2015年,恒天然以每股18元的价格,耗资34.64亿元要约收购贝因美1.92亿股,成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股权占比达18.82%。同年,恒天然每股股价一度达到近40元,公司账面上赚得盆满钵满。

三年蜜月期后,贝因美与恒天然关系陷入僵局。

2018年1月,恒天然表示,公司作为贝因美第二大股东,亦是众多投资者之一。作为少数股东的恒天然,并不参与公司运营管理。恒天然在中国市场上始终秉持与本土企业共同成长的初衷,希望达到优势互补、服务用户的目标,但是如果企业发展中存在任何有违监管及上市公司内控要求、与恒天然价值观不相符的情况,恒天然亦不能认同。

很明显,恒天然对贝因美的不满已成为“公开事件”。随着贝因美业绩急速下滑,公司2018年每股股价一度仅3.9元。

2019年,双方关系进一步恶化。当年3月22日,贝因美公告称,公司董事朱晓静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辞职报告称,朱晓静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和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彼时的朱晓静,是恒天然大中华区总裁。

2020年7月,恒天然派驻贝因美的董事Johannes Gerardus Maria Priem和董事何晓华,因个人原因辞去贝因美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贝因美的任何职务。

在业内看来,这是恒天然与贝因美彻底分手的前兆。

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恒天然就踏上了减持贝因美之路。长江商报记者统计显示,恒天然至今一共发布了6次减持计划,所持贝因美股份从18.82%直线下降至2.82%,合计回笼资金约9.42亿元。

截至3月15日,贝因美每股股价为4.92亿元。如果恒天然持续减持,以当前股价计算,还可套现2.93亿元。

由此,恒天然减持完贝因美股份,将合计套现12.35亿元,与当年34.64亿元收购价相比,将亏损超22亿元。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恒天然和贝因美的合作缺乏信任的基础,恒天然套现“离场”对贝因美而言,也是一次“重生”的机会。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