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21年,迎接贵州银行的不是“牛”转乾坤,而是一盆又一盆的“凉水”。

继除夕前夜收到16张罚单之后,贵州银行在3月3日再接罚单,贵州银行黔南分行因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承兑汇票业务,被黔南银保监分局处以罚款三十万元;分行负责人罗林洪被处罚款五万元。

截至目前,贵州银行进入2021年以来已累计被罚500万元,罚单超20张。

在此前的处罚中,贵州银行出现的问题可谓“五花八门”,包括关联交易、同业授信、理财产品、个人消费贷款、股权管理、委外贷款、信贷资金被挪用、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等。

在密集被罚的同时,贵州银行高层发生了人事变更。1月28日,贵州银行董事长李志明因工作调整原因辞任,行长许安临时身兼两职。

自2019年底上市以来,贵州银行更多的经营情况被公开,伴随着经济下行的2020年,贵州银行同样面临着盈利增长乏力、资产质量风险上升的尴尬处境;在频繁被罚的背后,贵州银行的内控问题也在不断凸显,如何摆脱当下的困境,成为贵州银行亟待解决的问题。

“花式”违规被罚500万 贵州银行内控问题频现

贵州银行成立于2012年10月,总部位于贵州省贵阳市,是在遵义市商业银行、六盘水市商业银行、安顺市商业银行3家城商行的基础上合并重组设立,2019年12月30日在港股上市。

相比于上市后其股价长期“不温不火”的表现,贵州银行在2021年暴露出大量的内控问题。

2021年初至今,贵州银行被公布的处罚信息超过20条,罚款金额500万元,这样“拉胯”的表现,实在让人疑惑:贵州银行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有的问题屡教不改?

尤其除夕前一天,2月10日,贵州银行被公布了20多条的处罚信息,其中,贵州银保监局对于贵州银行的处罚颇为重磅,有两张罚单处罚金额超过100万元。

根据贵州银保监局公布的信息,贵州银行因存在“大额风险暴露管理整体缺位;股权管理混乱,未按规定进行股权质押;关联交易管理薄弱,向关系人(关联方)发放信用贷款”的违法违规行为,对其罚款120万元。

另一张罚单显示,贵州银行因存在“逆程序调整内部机构设置,理财产品相互调节收益、部分理财投资业务不审慎;同业授信流于形式、部分同业业务不审慎;违规借助通道发放委托贷款,资金用于限制领域”的违法违规行为,贵州银保监局对其处以110万元罚款。

第三张罚单显示,贵州银行“因个人线上消费贷款业务内控机制不健全、资金监控不力”,被处罚款40万元。

此外,贵州银保监局还针对贵州银行分支机构及相关负责人相关违规行为开除了十多条处罚罚单,今年1月底公告辞任的原董事长李志明也在处罚之列。

而在此前,贵州银行分支机构因贷款“三查”不尽职,信贷资金被挪用违法违规行为也收到过多张罚单。

一张张罚单的背后,贵州银行的内控问题被彻底地暴露出来。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一些明令禁止的监管政策,贵州银行也仿佛置若罔闻。

2020年末,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通知,对银行涉房类贷款占比做出限制,这意味着银行业的监管层面将严防经营贷款等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地方监管部门也对资金变向进入楼市的行为予以重视,对该类违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

然而,政策发布仅两个月时间,贵州银行六盘水分行就因存在信贷资金借道“置换股东借款”流入房开企业等违规行为被罚30万元。

而在贵州银行2020年半年报中,“强化内部管理,管理效能持续优化”被看作一项经营成果写入其中,这显然与其状况频出的现实相违背。

盈利增速乏力 资产质量下滑

虽然受到疫情的影响,但贵州银行在2020年上半年的表现可圈可点。

根据贵州银行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截至2020年6月末,贵州银行资产总额为4242.68亿元,较2020年初增长3.63%;实现营收55.81亿元,同比增长10.61%;净利润23.04亿元,同比增长7.78%。

然而,到了2020年第三季度,贵州银行在业绩增长方面也陷入了困境。

据Wind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贵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83.24亿元,同比增长6.2%,营收增速在第三季度大幅下滑;同时,归母净利润26.12亿元,同比下滑2.25%。

作为对比,总部同样位于贵阳的贵阳银行表现颇为亮眼,同期营收117.05亿元,同比增长8.18%,归母净利润42.65亿元,同比微降0.96%。

从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以及同比增速这几个关键指标来看,贵州银行在与贵阳银行的PK中处于下风。随着两家银行在当地业务竞争的加剧,贵州银行面临着不小的竞争压力。

另一方面,贵州银行的资产质量也有所下滑

根据贵州银行披露的2020年上半年数据,贵州银行关注类贷款余额16.33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16.67%;次级类贷款余额18.38亿元,增长10.06%。同时,逾期贷款也有所攀升。3个月以内及3个月以上,1年以内的逾期贷款相比2019年末分别增长116.61%和76.64%;而3年以上逾期贷款已翻倍。

业内人士表示,“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的增长,通常意味着未来不良上升风险加大。”

与此同时,贵州银行资本充足率相关指标有所下滑

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贵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66%、11.66%、13.74%、较年初分别下降0.64、0.64、0.71个百分点。

虽然三个资本充足指标均满足监管要求,然而降幅较大,贵州银行的风险抵补能力有所势弱。

董事长离任 行长身兼两职难顾全

贵州银行内控问题频频被罚、业务发展遇到“困境”之下,其核心管理层也在发生变动。

1月28日,贵州银行公告称,董事长李志明因工作安排,申请辞去本行董事长、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席等职务。

与负责银行日常经理管理的行长不同,银行董事长作为银行股东利益的最高代表,以及银行里最高级别的官员,负责银行行政及未来发展规划。

贵州银行董事长李志明堪称银行业老兵。自1982年进入湖北地区农行工作以来,李志明在2011年后陆续担任深圳发展银行武汉分行行长助理、湖北银行副行长等职,2018年正式成为贵州银行董事长。

任职贵州银行期间,李志明顺利地完成了贵州银行的IPO任务,使贵州银行成为贵州省首家登陆国际资本市场的金融机构。作为贵州银行引进的核心管理人才,他的离任,无疑会对贵州银行后续的发展带来更多的不确定

目前,在李志明离任后,贵州银行行长许安暂为履行董事长的相关职责,身兼两职。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面对2021年罚单不断、银行业务增长“瓶颈”以及高管层变动的情况,如何迅速找到方法解决内控问题,成为许安和贵州银行的当务之急。

另一方面,面对银行业务的增长瓶颈,尽快确定拥有指挥权的“大脑”也至关重要,行长与董事长各司其职,是推动贵州银行沿着正确的轨道继续前行的重要条件。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