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网财经获取了一份有关天铁股份(300587.SZ)及其董事长许吉锭的举报材料。

材料中爆料人对天铁股份主营产品“隔离式橡胶减振垫(以下简称‘橡胶垫’)”的涉重大安全隐患、产品标准模糊不清、技术性不足等问题进行质疑。

该爆料人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称:“当减振垫的效果随着橡胶老化等一系列不可抗因素减弱时,轨道通车时的共振就可能会产生噪音,严重时会对周围居民的身心健康产生重大影响。”

同时该爆料人还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他(许吉锭)带坏了整个行业,从有他开始,橡胶减振垫从50%的利润直接攀升至500%。”

甚至该爆料人认为,天铁股份不惜通过财务手段“调低”毛利率来“掩盖”产品暴利的事实。

对许吉锭行贿一事,爆料人也十分笃定其利用金钱行非常手段。“他(许吉锭)人送外号‘许金条’,就靠着不正当手段去谋取暴利。”

橡胶垫的更换成难题

许吉锭是否被称为“许金条”,中国网财经记者无从得知。但其长袖善舞却在他的客户中有所体现。

背靠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两座“大山”,这家公司几乎在十年内就成长为行业龙头。

据了解,天铁股份成立于2003年,2017年在创业板上市。产品主要包括轨道结构减振产品、嵌丝橡胶道口板等,主要应用于轨道交通领域,涵盖城市轨道交通、高速铁路、重载铁路和普通铁路。招股书显示,2015年隔离式橡胶减振垫的销售收入大增,由2014年的12814.64万元达到2015年的23779.85万元,2016年仅上半年该产品销售收入就达到12401.33万元。

众所周知,橡胶减振垫是功能性产品。爆料人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橡胶的使用寿命通常是5—8年,当减振垫的效果随着橡胶老化等一系列不可抗因素减弱时,轨道通车时的共振就可能会产生噪音,严重时会对周围居民的身心健康产生重大影响。”

所以,爆料人称橡胶减振垫需要到期更换来保持减振效果。

但许吉锭不这样认为,他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橡胶减振垫使用寿命是80年。”

此外,爆料人还指出“橡胶减振垫被直接用水泥封在轨道下,导致其更换起来极其困难,等同于无法更换。”

对此,记者采访了相关轨道交通业从业人员。该从业人员认为,理论上地铁作为百年工程,混凝土的寿命为100年,而橡胶减振垫的寿命为50年以上,至于是否能坚持50年不得而知。

该从业人员还表示,橡胶减振垫的主要作用是缓冲车辆通过路轨时所产生的高速振动和冲击,保护路基和轨枕,并且对信号系统进行电绝缘。如果减振效果弱化了,这些所有的性能都会降低。

对于更换橡胶垫的可实现性,该从业人员的说法跟爆料人颇为一致:“的确存在一个不好更换的问题,需要把道床整个掀开施工,更换成本相当高昂。”

该说法也得到了原北京地铁轨道办的相关专家的认可,中国网财经在采访原北京地铁轨道办专家时,其对记者表示:“目前试验段使用的减振垫并未更换,且基本处于不可维修、无法更换的状态。若要维修、更换必然需要较长的时间成本,影响地铁运营。”

橡胶垫标准疑云

中国网财经记者发现,上述采访中有些观点众说纷纭。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在于,橡胶垫的生产、技术指标、使用年限都还没有一个固定的可依照进行的明确标准。

前述爆料人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天铁股份的减振橡胶垫技术含量低,只是购买了德国设备进行生产,所谓运用德国的生产技术是夸大其词。

同时也表示,在网络上曾经出现针对天铁股份橡胶减振垫的质疑。在出现质疑前,天铁股份生产的隔离式橡胶减振垫并没有明确的产品制作标准、施工标准、验收标准。

“被举报后,许吉锭用某些非常规方法找到一些‘标准’,并在深圳拍摄减振垫更换的实验视频,但目前也暂无更换实例。”

对于橡胶垫的标准问题,前述轨道交通业从业人员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坦承,据他了解,目前我国对此类产品还未制定明确的技术指标及使用年限标准。

前述爆料人还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对安全性要求高的城市,诸如北上广之类的超级一线,不会选择跟天铁股份进行合作。而是会选择安全性能更高的减振设备。

然而前述原北京地铁轨道办的相关专家称,北京市多数轨道采用结构性减振或扣件式减振等措施,不过北京市地铁轨道约有3条试验段使用了橡胶减振垫,应该就是天铁股份的产品。

对于橡胶垫的相关行业标准,该专家表示,就北京地区来说,减振并不完全属于地铁本身的工程,而是住宅开发的相关单位为提高住宅品质,要求将减振措施加入地铁工程中,具体措施也由住宅开发相关单位提出。

该专家说:“几年前有学者在深圳地铁确立了相关轨道减振课题,可能算是一个标准,但目前修编情况并不清楚。”

毛利率畸高到“需要调低以正视听”

模糊不清的标准是否让许吉锭觉得发现商机大有可图,中国网财经记者并无确切的证据。但作为细分行业的龙头,天铁股份的毛利率畸高不下却是不争的事实。

前述爆料人甚至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天铁股份实际利润应该比财报中公布的更高。高到必须虚构生产成本,以此降低真实的产品毛利,避免利润过高引人怀疑的地步。

该爆料人称,天铁股份的产品“暴利”,在行业内绝无仅有。同时,天铁股份还在进行利润造假。爆料人认为天铁股份做低了公司利润数据。

爆料人表示:“天铁股份近年来只生产一个产品-隔离式橡胶减振垫,橡胶品本身利润并不高,却被天铁股份以500%的暴利销售应用于城市轨道交通方面,由此带起了行业内公司以低成本牟取暴利的不良风气。”

同时他表示,在天铁股份带坏行业以前,成本100元的产品卖150元,自从天铁股份“带头”,产品定价大涨,成本100元的产品卖到500元。

天铁股份的毛利率畸高于同行业屡遭质疑。2014-2019年,天铁股份的销售毛利率持续大增,上市后毛利率开始下滑,但仍在50%以上。

天铁股份所处行业领域内同等销售规模的三家上市公司辉煌科技、鼎汉技术、世纪瑞尔,2014-2019年平均毛利率大致在38%-45%之间,天铁股份明显高出不少。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天铁股份毛利率畸高的情况采访了其他减振垫产品的经营者,该经营者认为“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中,产品的价格可能有高有低,但是应该在合理的价格区间波动。”

对比以上表格可以看到,除天铁股份以外的所有行业内公司,销售毛利率上涨或下降基本符合当年的行业状况,且涨幅或降幅不会特别巨大。

但是天铁股份毛利率不仅仅有着相当波动的涨幅和降幅,在整个行业的毛利率都在下降的2016年,天铁股份可以逆行业上涨至近年来的最高水平。

天铁股份许吉锭被举报行贿

如果按照爆料人对中国网财经的说法,天铁股份的毛利率比披露出来的还要多得多,那么多出来的钱都用来做什么了呢?

爆料人给出的答案是——利用人脉销售产品。

在中国网财经记者质疑橡胶减振垫为何能赚取如此暴利,是否天铁股份在产品包装或其他方面费心宣传时,爆料人表示,“减振降噪(垫)是近二十年在我国兴起的,在此之前我国使用的减振降噪轨道设备是德国进口的钢弹簧(阻尼弹簧减振器)和日本的梯形轨枕。由于市场需求大,天铁股份董事长许吉锭就看中了这个‘机会’,利用一些非常规手段销售自己的产品。”

采访过程中,爆料人表示橡胶垫没有竞争力,主要靠许的人脉销售产品。同时还原了许吉锭与天铁股份的成长过程,言谈中肯定了许吉锭的勤奋、肯干。称他“身兼数职,亲自跑业务,有时一天能跑两三个城市。把天铁股份从一个不知名的乡镇小企业经营成行业内龙头、上市公司。当然出手也‘大方’,很快就占领了市场。 ”

对于上述提到董事长利用人脉销售产品,爆料人向中国网财经记者提供了一份与天铁股份存在非正常利益交易的人员名单,并言之凿凿相关部门已经进行介入。

中国网财经记者向其中被提及的相关人员,就是否与天铁股份董事长许吉锭存在非正常利益往来、是否接受有关部门调查等问题进行求证。其中一位对此予以否认,另一位则认为此事是爆料者的诬蔑,不予回应。

其实,天铁股份早就陷入行贿疑云。2014年天铁股份董事长许吉锭曾被实名举报。举报信称,浙江天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许吉锭运用一些不正常的交易方式为公司牟利。

进行多方采访后,中国网财经记者就产品争议及被举报等问题致电天铁股份董事长许吉锭。许吉锭未听完记者来意,便以确实没有时间为理由挂断电话。

此后,他对中国网财经记者的采访需求再无回应。

中国网财经将对天铁股份保持进一步关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