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104次报价角逐,3月29日11:24:15,德豪投资持有ST德豪的5486.30万股股票被乘泽科技以1.32亿元拍下。至此,本次通过司法拍卖方式处置德豪投资持有的ST德豪2.21亿股股份的买家已敲定,ST德豪控制权调整在即。

乘泽科技为华鑫信托的全资子公司,其在第一笔和第三笔竞拍中胜出,拿到ST德豪8.31%的股权。而截至1月15日,华鑫信托管理的三只基金资产计划累计持有ST德豪12%的股权。上述竞得股权交割后,华鑫信托方面合计拥有的ST德豪股权比例将升至20.31%,而德豪投资直接持股比例降至3.5%。

报价异常胶着

尽管报名参与上述竞拍的人数只有6-7名,但从竞买记录看,报价异常胶着,三次竞买记录依次高达390次、214次和104次。拍卖标的价格水涨船高,标的物评估价折合单价为1.06元/股,标的物起拍价折合单价为0.95元/股,而三次网络拍卖成交价折合单价为每股2.84元、2.87元和2.40元,较标的物评估价的溢价率分别为168%、171%和127%。

具体来看,第一笔9721.24万股于3月27日被乘泽科技以2.60亿元竞得,第二笔7443.49万股于3月28日被蚌埠鑫睿项目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蚌埠鑫睿”)以2.14亿元竞得。拍卖结束后,还存在缴款、法院执行法定程序、股权变更过户等环节,但大局已定。

第二笔竞拍胜出的买家为蚌埠鑫睿,ST德豪董事长王晟持有其90%的股权。王晟还直接持有ST德豪1.95%的股权(截至1月15日),上述竞得股权交割后,他拿到ST德豪的表决权股份上升至6.17%。而王晟与王冬雷系兄弟关系,届时两人合计拥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股份将达9.67%。从目前前十大股东席位看(截至1月15日),王冬雷未与其他股东“结盟”。

在前十大其他股东中(截至1月15日),蚌埠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陕国投·聚宝盆5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吴长江、深圳市宝德昌投资有限公司、西藏林芝正源策略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ST德豪的股份为4.70%、4.17%、2.66%、2.61%和1.27%。吴长江的股份已悉数质押和冻结,他与王冬雷原是亲密的合作伙伴,但两人关系早已破裂。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司法拍卖的临近,ST德豪股价连续上涨,3月15日至3月29日,累计上涨31%,最新收盘价为1.48元/股。

资金从何而来

按最新市价计算,王晟持有ST德豪股份的市值约合0.51亿元。天眼查显示,除了在ST德豪和蚌埠鑫睿有部分持股且担任职务外,王晟还持有德豪投资10%的股权和珠海市庆丰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的股权。

天眼查显示,蚌埠鑫睿成立于2018年6月20日,注册资本500万元,经营范围为项目管理、咨询(不含资产管理、投资咨询)。它原为王冬梅全资持有,2018年9月20日,王冬梅退出,王冬雷和王晟进入;2021年2月10日,王冬雷退出,新进股东庄文汇,王晟持股从49%升至90%。主要人员有两位,王冬雷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庄文汇为监事。蚌埠鑫睿未有参投企业。珠海市庆丰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成立于2017年3月,注册资本150万元,亦无参投企业。

据了解,拍卖竞价前将通过淘宝系统将冻结竞买人支付宝账户内的资金作为应缴的保证金,蚌埠鑫睿参与竞拍需缴纳700万元的保证金。拍卖余款应在4月12日17时前缴纳。从3月28日拍下股权到截止交款时间,中间隔了有小半个月。

如果王晟方面不参与竞拍,且与第二标的竞得者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或签署表决权委托,他和王冬雷拥有ST德豪的表决权股份将大幅下降。另有观点认为,王晟方面参与竞拍、推高价格对王冬雷也有利,成交价越高,可覆盖更多的债务。

不过,为了避免拍而不付,竞买人会受到一定的约束。根据规定,“买受人逾期未支付拍卖款或未办理交接手续,法院可以裁定重新拍卖。重新拍卖时,原买受人不得参加竞买。拍卖成交后买受人悔拍的,交纳的保证金不予退还。”

平仓一波三折

2017年,华鑫信托作为受托人和委托人签订“华鑫信托·智慧投资1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103信托计划”),约定该信托资金将用于认购建信基金设立发行的资管计划,该计划限定投资ST德豪定向增发的股票。“2017年10月16日,华鑫信托和德豪投资、王冬雷签订了《合作协议》。”有知情人士透露,为保证交易顺利,王冬雷、德豪投资约定,若信托计划从资管计划中累计获得的年化收益小于等于8.38%的,德豪投资以现金方式补偿。

2017年11月2日,ST德豪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之发行情况报告暨上市公告书》,建信基金以5.43元/股获配7132.60万股,总价3.87亿元。

上述定增完成大约两个月后,ST德豪就筹划重大事项进入停牌状态,这一停就是半年,等2018年7月初复牌时,迎面就是一轮大跌。2018年7月2日至6日,ST德豪下跌29.36%,价格跌至3.08元/股,上述定增资金浮亏43%。补仓通知紧接而来,2018年7月2日至6日、2018年9月12日、2018年9月17日,华鑫信托将补仓通知寄给德豪投资和王冬雷。

2018年11月28日,上述定增解禁,而彼时ST德豪刚有一轮反弹上涨行情,这无疑会影响市场情绪。为避免解禁股价承压,2018年10月,德豪投资和王冬雷就给华鑫信托发出《请求函》,希望不被平仓,并保证会提升公司价值。

但数月后,王冬雷的“态度”变了。他在2019年4月9日、2019年4月18日向华鑫信托寄送了《股票妥善变现的提醒函》,称按照《合作协议》相关内容约定,若股价达到有关约定框架,华鑫信托有义务变现以减少损失。华鑫信托否认了该提醒函。

有趣的是,3个月后,即2019年7月,王冬雷又向华鑫信托出具了《分期还款承诺函》,称所欠增信资金将分期还款。

推荐内容